北京赛车pk10软件 - 名著欢迎您翻开《青春之歌》,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青春之歌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北京赛车pk10软件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 www.runjincore.com

第二部 第二十一章

    当道静从农村回北平找徐辉的时候,徐辉正是因为市委临时调她做交通工作,离开了学校。当学校放了暑假她回校来的时候,才听说道静已经被捕。她只能暗中打听道静的消息,却没有办法去看她。这一天,天已经黑了,她正要回宿舍去,刚走到女生宿舍的门口,却听见有人在喊她:“徐先生,徐辉!”

    徐辉站住了。四面望望,想找喊话的人。但是在昏暗的街灯下,除了一个躺在大门外树荫底下的男人,附近什么人也没有。她只好凑近这个人。只见他衣服破烂,头发很长,脸上手上全黑黑的沾着煤屑,像个摇煤球的工人。这个人见徐辉走近他,就慢慢站起身来,沙哑着嗓子说:“徐先生,您老家叫我捎信给您来啦?!?br />
    “哦,老李,……是你呀!”徐辉惊讶地低声喊着,同时望望周围的行人,“跟在我后边,咱们到前边小胡同里去?!?br />
    “这儿好?!弊叩揭蛔浩堂徘?,江华站住了。他静静地看着徐辉说道:“我今天中午才坐专车从外边来。没钱吃饭,也没法换衣裳。你身上有钱吗?”

    “给你――这是欠你的煤球钱?!毙旎源由砩咸统鏊械那话呀桓?,看着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就这样说。等行人过去了,她问他:“好久听不到你的消息了,你在做什么?”

    “搞农民革命斗争呗。――好,这儿不便多谈,我走了,一半天再来找你细谈?!备兆叱黾覆?,他又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徐辉,“最近形势有什么变化吗?有好久,什么消息也听不见了?!?br />
    “党在华北发动了广泛的民族武装运动,组织了民族武装自卫会,提出武装保卫华北的口号……”徐辉一口气对江华低声说了这些。然后又机警地望望左右,轻轻地喘了口气,“咱们一边走着一边说……宋庆龄、何香凝……有三千多人共同签名发表了‘中国人民对日作战基本纲领’,你看见过没有?

    听说党中央还提出了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啊,你还不知道吧?林道静已经被捕了?!彼底?,她的神色有些抑郁。

    江华站住脚,看着徐辉默默地怔了一下才说:“她被捕啦?那么你没有见到我给你的信?”

    “没有。重要么?”

    “密码写的,我也怕有意外?!苯殖聊艘幌?,说,“再见,我还是赶快走好。过几天再细谈?!彼低?,他就向相反的方向大步走去了。

    江华和林道静在大陈庄分别以后,河北省委不久也调他到北平来。来之前,因为没有活动经费,他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过日子。要到北平来没有路费,他就偷坐在煤车上,藏在煤堆当中,因此弄得满身满脸甚至耳朵眼里全是煤末。当然,要是顺利地到了目的地那还倒好,不巧车到保定又叫押车的查了出来。如果他有钱给那些人行点贿送包“烟钱”也就过去了;可是他身上一文不名。――要是有一点钱,他也不至于连着两天没有一点东西入肚呀。这么着,铁路稽查把他当成了小偷打了一顿,又放了他。在他说,挨几下打,叫人冲脸上吐几口唾沫,并不算什么――过去他在唐山工作时,常沿着铁路线跑,没钱买车票,也是为偷坐火车常常挨打的。

    挨过打,看他没有油水,火车上的稽查队也就放走了他??墒且蛔酃Ψ蛩稚狭讼乱惶嘶鸪?。他就是这种人:不论多么困难、艰险,可是不达目的是绝不休止的。

    他挨过了打,从保定的下一个小站又偷偷坐上了下一趟火车。在他遇见徐辉以前的中午,才从西便门外跳下了火车。

    他疲乏地倒在郊外的野地里休息了一会,站起身来一看:自己的浑身上下黑得太不像样了,于是,他慢慢地走到荒凉的护城河边,渴极了,先用手捧着喝了几口河水,接着就用双手捧着河水洗起脸来。他左洗右洗用力洗,可总是洗不净。因为身上、破衣服上到处全沾满了煤屑,一会儿工夫这些煤屑便又沾到脸上手上了。他皱皱眉,苦笑笑,索性不洗了。把裤腰带扎紧点,便顺步往城里走来。两天多没有一口东西入肚,他浑身软绵绵的,好像病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但他挣扎着,一边走,一边真像个摇煤球的工人还哼起了《小寡妇上坟》。他先到两个同志处没有找到人,便走到北大来找徐辉。

    可是他那样子又不能到门房里去找,只好倒在徐辉宿舍门口的大树下,就这样遇到了徐辉。

    三天之后。江华已经不是个肮脏的摇煤球的工人了。他穿着整齐的中山装,戴着一顶旧巴拿马草帽,在炎热的太阳下,他正满神气的走在东四大街上准备去找徐辉,但是一件意外的遭遇把他绊住了。

    “喂!江大哥,好久不见啦!”

    江华回头一看:一个小个子大脑袋的中年男人,穿着破旧的短衣,赶到他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啊,老孟,是你??!”江华笑笑,也拉住了这个人的手。

    这个人名叫孟大环,是江华在察北抗日同盟军工作时的一个排长。原来是个店员,干过东北义勇军,以后又转到抗日同盟军。他一见江华,就分外亲热地拉着他说:“嘿,大哥,可碰见啦!这多日子不见,怪惦念的!”

    看见孟大环穿着破烂的工人衣裳,厚嘴唇上浮着诚恳的笑容,江华和他招呼道:“老孟,这一两年你都干么来?”

    “别提啦,真急死人!”他紧挨着江华耳边小声说,“找关系找不到。我在北平、天津各处当小工,一心想找咱们的人,可没找着。这回碰见你可好啦!到我的住处去,有好些话咱俩可得好好聊聊?!?br />
    江华还没有决定跟他去或不去;孟大环仰起头看看江华严肃地说:“嘿,想起那日子真是轰轰烈烈――咱同盟军几天工夫就收复了宝昌、多伦、沽源、张北……把日本小鬼跟王英、李守信打的稀里哗啦!偏他妈蒋介石……你一定明白,咱们共产党的力量又大啦!”他把小眼一挤,露出得意的笑容,“我要去找……你介绍我好不?现在你都跟谁有关系?”

    江华是个有地下工作经验的人,对于长久没有听到过消息、在街上偶然相遇的这个孟大环他自然地提高了警惕。他微笑着,漫不经意地摇着头:“早不干这个了。跟早先什么人也没联系了。我才从乡下家里来,打算在北平找个事混混?!?br />
    孟大环脸上闪过一种刚刚可以觉察到的失望情绪,但立即他又咧嘴露出笑容,拉住想走开去的江华,急促地说:“你横不能……我可不信!……不过,那不要紧。咱们弟兄可难得碰到一块堆。走,到我住处聊聊去!”不管江华愿不愿意,他紧拉着江华的胳膊,顺着大街就往南下来了。

    江华只好跟着他。两个人东拉西扯地说着过去的熟人。孟大环虽然文化不高,有些粗鲁,可是言谈中表现的还挺进步。

    他不断骂着旧社会,想叫江华替他介绍关系参加革命??墒墙吹醵傻钡夭缓退刚庑?。走着走着,迎面走过一个装扮妖艳的青年妇女,淡红的旗袍,弯曲的卷发,嘴上涂了厚厚的口红。江华看了她两眼对孟大环笑笑说:“嘿,看!蒋委员长提倡‘新生活运动’,可是这些小姐们还是奇装异服。老孟,你听说了吗?袁市长亲自在中山公园门口去捉露着胳膊的女人呢。哈哈,真有意思!”

    孟大环望着那个女人的雪白的颈脖,望着她白嫩的裸露的双臂,嘻嘻了两声,突然贪馋地张大了嘴巴。江华脸上却掠过一丝看不见的微笑。

    他们走着说着,不知不觉到了前门里面的公安街。走到警察局的大门口,孟大环突然站住不走了,他盯住江华愣了一会儿,好像要说什么,江华推着他说:“老孟,走呀!莫非这就是你的住处?”

    “这不是我的,是你的――你的老家到了!”孟大环登时把脸一变,把手一叉,露着得意的蠢笑说道,“老江,明人不说暗话,告诉你实话吧――我当了侦缉队了!”

    一片阴云紧压住江华的头顶。他早就有些疑虑的意外,毕竟是真的了。但是江华神色自若,带着毫不相信这是真话的神气,亲昵地拍着孟大环的肩膀说:“得啦,老孟!谁不知道你爱开玩笑!咱哥俩还用来这一套吗?走吧,前门外找个地方聊聊去。――你不是还有好些话要对我说吗?”顺着孟大环的语气,他的语音也变了腔调。

    叛徒一时被情面拘住了,而且他也想立更大的功劳――把这个共产党员争取过来。他迟疑了一下,冲着警察局门口的警察一摆手,立即从里面走出了四个便衣特务,四面围住了江华。孟大环就摇摆着大脑袋到大门里边去了。一会儿他走出来时,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凡尔丁料子的中山装,歪戴着一顶平顶草帽,挺着胸脯洋洋自得地冲着江华一咧嘴;“走吧!依着你找个地方聊聊去!”

    孟大环和江华并肩往南城外步行着,四个特务两前两后跟着他们。

    “老江,你看咱老孟够义气吧?这还不算,”孟大环叼着烟卷拍着胸脯边走边说,“救人救到底!我打算也给你挂上个名字――你也加入这里头吧!”他扭过大脑袋,瞧着江华龇牙一笑,“一个月百八十块大洋钱的薪水不算,外带听戏不花钱、洗澡不花钱、坐车不花钱,还有――逛窑子也不用花钱。你不是看上刚才那小娘们了吗?窑子里有的是!只要你把脑袋一摆,胳膊一叉,嘴一撇,谁敢惹咱这号的呀!”说着,他真的把脑袋一摆,胳膊一叉,嘴一撇,做出那副卑鄙狰狞的相貌来,“早先,谁知道咱怎么把眼珠子长到屁股蛋上了,参加了他妈义勇军、同盟军,活受了三年洋罪。这会子可好啦,只要破件案子,逮上个共产党,洋钱就哗哗的往身上滚!怎么样,你没意见吧?”

    江华颇为认真地听着孟大环的那一套话。听完了,他点头想了一想,摇头笑笑道:“咱可干不了这个。老孟,你有两套,我心慈面软的,不如另找碗饭吃?!?br />
    “嘿,得啦!我看,哪碗饭也没这碗饭香!”孟大环把大拇指向江华面前一伸,又摇摆着大脑袋,“我还是给你写上个名字吧!”

    江华笑着,还是说:“咱干不了这个?!?br />
    孟大环瞧瞧他咧咧嘴。一会儿,他们走到了前门外一家饭馆门口,江华站住脚,说:“晌午过了,咱们在这儿吃点喝点,我请客?!?br />
    “得!见饭不吃,见酒不醉不是好汉!”孟大环跟着江华上到楼上。两个特务留在门口,另两个也跟上了楼。

    吃饭当中,孟大环继续劝诱着江华。这个愚蠢的特务,以为江华也像他自己一样――只要略施威胁再加利诱就可以叛变投降。

    “得啦,老江,你不知道洋钱是白的,敲起来当当当的响吗?别犹豫啦!有我老孟保举,准保你升官发财。你不知道,我现在是中队长啦!”

    江华仍然微笑着,望着他那由于酒色过度因而充满血丝的小圆眼:“老孟,你革命时候不算行,想不到反革命时候倒挺行。往后两手沾满鲜血,还得升上大队长哩……可惜,咱对这样的事干不来?!苯宰?、喝着,谈笑自若??墒撬睦锶丛诓煌5卮蜃潘闩?。他看清了,如果他不答应去当特务,那么,他立时就会被关进监狱。而入了监狱的后果那就严重了――因为敌人一直在搜捕着他。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脱。他一上到饭馆楼上,就发现这儿是没法逃跑的,他就赶快吃完饭,算清了饭钱。跟着孟大环走下楼梯时,他说:“老孟,轻易不见,好些话也还没谈清,咱们去看看电影吧?!婀狻淮?,就上那儿怎么样?”

    孟大环歪着大脑袋想了想答应了??墒敲簧稀罢婀狻钡缬霸?,却叫江华跟着他上了“大观楼”。因为这里他手下的喽罗多,不怕江华逃脱掉。

    孟大环紧挨着江华坐下,那四个特务四面分布好。银幕上映的什么东西,江华并没有看见,他只是在黑暗中偷眼察看身边孟大环的神色。当银幕上出现了许多光着大腿的妖艳女人扭着跳着、靡靡的音乐中一双男女拥抱接吻的时候,他扭头去看孟大环,只见他正咧着大嘴嘻嘻笑着,涎水顺着嘴角滴了下来。一秒钟也不敢延迟,江华立刻悄悄站起身来把帽子往椅子上一放,开步就走。但他没有走脱。黑暗中,两只大手突然把他的胳膊抱住了,孟大环惊慌地喊道:“你哪儿去?”

    “买包烟卷?!苯换挪幻Φ厮低耆匀患绦庾?。孟大环抓住他,并且大喊道:“叫别人买去!谁不知道你是个共产党呀,想逃跑可不行!”他这样一喊,为的是叫他周围的小特务们全注意地监视着他们的“俘虏”。

    江华并不沮丧。他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后,知道在这里不会跑得脱,反而把电影的故事看得明白一些了。

    还没走出电影院,四面八方的便衣特务已经包围起江华,簇拥着他和孟大环往外走。走到街上,观众散去,人稀少些了,孟大环不耐烦了,立刻对江华瞪起眼睛来:“咱们不用泡蘑菇啦!干脆,你跟着我到局子里去!”

    江华盯着孟大环看了一会,也瞪大了眼睛:“老孟,你真下的去手?咱哥俩过去的交情不错??!――容我再想想?!?br />
    “不行!”孟大环声色俱厉地用力挺着胸脯子,“没空儿跟你泡了,跟我到局子里去!”

    “去就去!”江华点头说,“可是老孟,有点事儿你还得帮忙:我前两天从家里出来以前,我们那一带土匪劫道的闹的挺厉害,我把带出来的二百块洋钱只好从邮局寄给北平的一个朋友。上午,我下了火车就去找他,他没在;我留下话叫他下午等我。现在我想找他去要出这笔钱――打官司没钱还能行!”

    特务一听说钱,心痒眼馋,立刻答应了江华的要求。孟大环仍旧带着原来的四个腿子,雇上六辆洋车,把江华夹在当中,照着江华所说的地址――黄化门里的一个小胡同飞奔而去。

    在一个破旧的大门口,江华喊车子站下了,他走到孟大环跟前小声说:“老孟,还得跟你商量一下:我这朋友王有德就住在这里头,你们要是跟着我进去,他一看你们这气势,知道我吃了官司,就怕钱不肯给我――你说怎办?”

    孟大环把嘴一撇、粗胳膊一挥:“行,你一个人进去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寺??傻每斓?!”

    特务们瞪着眼睛等了半个钟头也不见江华出来。等他们不耐烦地闯进这家院里去时,才发现原来这不是个住家,却是个小穿堂门。江华早从另个出口逃跑了。孟大环气得顿脚大骂小特务,恨不得自己打自己几个嘴巴。

    江华平时细心,哪条街挨着哪条街,哪个地方地形怎么样、有什么特点,他全记得清清楚楚的。当他怎么也甩不掉特务的包围时,最后终于想起这个穿堂门来。

    从罗网里逃脱出来后,江华仍按照计划去找徐辉。

    他坐在徐辉窄小而又整洁的单间学生宿舍里,电灯光下,他喝着水含着微笑说:“徐辉,没想到你的大学生生活过的倒满牢靠哩?!?br />
    “嗯,是么,好像坐了金銮殿一样的牢固。你不知道我可有一套办法呢……”徐辉笑着又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关上窗户坐在他身边的凳子上,“李孟瑜,我看你变得更加老练啦?!彼π?,但是笑中却含着沉重的感情,“白色恐怖越来越严重,老卢解到南京去了,你知道么?恐怕已经完了。其他同志被捕的也很多,连林道静这样一个同情革命的进步分子也被捕了。真是……你知道沈毅的消息么?他已经判了无期徒刑,我恐怕永远也不能再见到他了……”说到这儿,徐辉含着泪水低下了头。

    沈毅是徐辉的爱人。也是李孟瑜的朋友。他们在上海时一起搞过工人运动。因此徐辉和李孟瑜的友谊也是深厚的。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江华背着灯光,仰头望着米色的墙上悬挂着的一张孟德斯鸠的照片,半天才慢慢说道:“徐辉,我知道你的痛苦,这不是语言能够解脱的?!囊欢蟮拇笸郎辈挥盟?,光是这一二年咱们又牺牲了多少好同志呵??墒?,不管怎么受挫折,怎么样的困难,只要一想到胜利,我就把一切的痛苦都忘掉了。徐辉,你是不是也这样?”

    “对,老李,你说得对!”刹那间的愁郁过去了,徐辉把头发一摆,两只聪慧的眼睛盯着江华笑着,“这么久不见,我该问问你的情况,不该先说这些。老李,说说,你到定县以后的情况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林道静是个可靠的关系吧?”

    江华一边翻着桌上的讲义,一边说:“我的事回头再谈。现在先谈谈你的。徐辉,你的江山坐不稳啦,组织上要调你走。你可以离开吗?”

    徐辉惊讶地瞅着江华――他仍然在低头翻着讲义。

    “什么?老李,我要离开北大?”

    江华放下讲义站起身来,笑道:“根据需要,你要调去做机关工作――还没有向你介绍,我现在在做东城区委的工作,组织上特别叫我来通知你,安排一下,明天晚上你就去找刘亦丰大姐?!?br />
    “还有一年就毕业啦……”徐辉望着江华,脸上稍稍露出了矛盾不安的神色。

    江华看着她,神色温和而又严峻。有时无言的暗示比万千有力的语言还更有力。徐辉看着江华的眼睛,不觉羞红了脸。

    “没有问题,绝对服从组织的需要?!彼灯鸹袄此?,“刚才那么说,是因为北大党的力量比过去弱多了,我再一走,恐怕受影响。我们不断地和c.c.学生争夺北大学生办的平民学校,争夺许多公开的组织,斗争是很尖锐复杂的呢?!?br />
    于是她把学生当中的斗争,向江华讲了一些。

    江华听她说完了,用一条污旧的手帕擦着脸上的汗水说:“别犹豫,也别光看局部的利益。你走后,北大会有人接替你的工作。徐辉,就这样决定吧。正事谈过,该随便谈谈了。你这屋里太热,咱口在街上??着谈不更好?”

    沿着通向北海的大马路,这是北平最幽静最美丽的街道。

    路是平坦的,行人是寥落的。疏落的洋槐,黯红的景山宫墙,都在夜色中,显出一种静穆的美。在昏暗的街灯下,江华和徐辉在人行道上并肩低声谈着。作为朋友,江华又变得亲切而敦厚了。他们谈着这个时期各人的生活经过,谈着共同认识的人。当江华谈到在定县一带的一段工作情况时,他忽然回过头来问徐辉:“那个戴愉,你认识吧?”

    “怎么样?我认识呀?!?br />
    “这个人有些可疑?!艺痈鞣矫嫠鸭牟牧舷蜃橹从?。托林道静带给你的信,就是谈这件事,希望你向北平的党组织反映一下。我相信林道静不会把它落到敌人手中?!?br />
    “那么,你已经向组织上反映了这个家伙的事?”徐辉问。

    “嗯。当然。叛徒实在可恨。我刚才在街上又碰见了一个,几乎坏了事?!?br />
    徐辉惊讶地看看江华沉静的面容,笑了笑:“那么,你在北平工作可够危险的!外面有叛徒注意你;里边――监狱里的……你觉得林道静怎么样?她不会?……”徐辉忽然又提到了林道静,而且担心她挺不住敌人残酷的折磨。不过她没有说出嘴来。

    江华没有立刻出声。在昏暗的马路旁,你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一晃一晃地沉稳地走着,却看不清他的表情是喜欢还是怒。半天,他才用低沉的安详的声音对徐辉说:“我想不至于。我看,她对革命已经不只是同情、向往,而且是确实想实地去干一干……”江华把林道静在农村地主家里教书,最后设法取出宋郁彬黑名单的事简单地说了一下之后,突然转了话题,“徐辉,你明天晚上就去找刘大姐。形势需要咱们抓紧每一分钟。至于怎么样对你们学校讲,我想你会有办法的?!?br />
    徐辉点点头,她的声音里有了一种激动的颤音:“老江,一切放心!我会无条件地服从组织的一切决定的?;褂斜鸬氖侣??我该回去了?!?br />
    “没有了,提高警惕。把你走后的工作暂时交给一个可靠的同志,短时期你是不能回学校的?;褂?,你可以叫王晓燕常去打听一下林道静的消息,叫王晓燕的父亲用合法手段去保释林道静,你看怎么样?”

    “好,这个意见好。我就去找王晓燕。再见?!?br />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景山后面。高耸的景山,孤独而稳健地仿佛驼峰般矗立在灰暗的天空中。徐辉走后,江华到一个小烟摊上买了一盒火柴,然后回过身来望着她那瘦小伶俐的后影,直到望不见了,他才一边走着,一边抬头望望黑黝黝的景山上面的铜亭。这时,他忽然想起了林道静,想起她那热情洋溢的脸,他那浓黑的眉毛皱了皱,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担忧和怀念。他又望望铜亭,眼前站着的热情而美丽的影子似乎更加清晰了。

相关文章:

上一篇:第二部 第二十章 下一篇:第二部 第二十二章 回目录:《青春之歌

青春之歌介绍:

《青春之歌》是当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描写学生运动、塑造革命知识分子形象和成长命运的优秀长篇小说。作者杨沫,出生于北京一个没落的官僚地主家庭,曾在河北省定县等地教书,后又在北京做过家庭教师和书店店员,在此期间接触了马列主义思想,并加入了共产党。这种个人的生活经历对她的小说创作有很大的影响?!肚啻褐琛氛且浴熬拧ひ话恕钡健耙欢ぞ拧闭庖焕肥逼谖尘?,以学生运动为主线,成功地塑造了林道静这一在三十年代觉醒、成长的革命青年的典型形象?!肚啻褐琛分饕峭ü孕≈斗肿恿值谰泊硬磺诿说亩约彝ズ蜕缁岬母鋈朔纯沟阶詈笸度胧贝榱髯呱细锩缆返募枘亚鄣摹翱嗄牙獭钡纳鹗?,形象地展现“九·一八”——“一二·九”(1931--1935)这一特定历史时期我国学生革命运动的历史风貌和形形色色的知识分子的精神风貌,从而提炼出一个革命的思想主题:一切知识分子,只有把个人前途同国家民族的命运、人民的革命事业结合在一起,投入到时代的洪流中去,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才有真正的前途和出路,也才有真正值得歌颂的美丽的青春。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网站地图 | 北京赛车pk10软件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北京赛车pk10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 北京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 360北京pk10 | 459| 550| 573| 905| 117| 122| 917| 438| 388|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