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软件 - 名著欢迎您翻开《官场现形记》,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官场现形记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北京赛车pk10软件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 www.runjincore.com

第四回 白简①留情补祝寿 黄金有价快升官


  却说黄道台吃过了晚饭,又过了瘾,一壁换衣服,一壁咳声叹气。扎扮停当,出来上轿,仍旧是红伞顶马,灯笼火把而去。到得院上,一个人踱进了司、道官厅。胡巡捕听说他来,因为一向要好的,赶忙进去请了安,说:“护院正会客哩,等等再上去回。大人吃过饭了没有?”黄道台说:“偏过了。老哥,你这称呼要改的了,兄弟是降调人员,不同老哥一样吗?”说着,就要拉胡巡捕坐下谈天。胡巡捕也半推半就的坐了。说不到两三句话,便说:“卑职要上去瞧瞧看,客人去了,好进去回?!被频捞ㄓ炙盗艘簧胺研摹?。胡巡捕去不多时,就来相请?;频捞ò崖硖阈浞帕讼吕?,又拿手整一整帽子,跟了进去?;ぴ阂丫隼戳?。
 ?、侔准颍旱赖淖嗾?。
  一到屋里,黄道台请了一个安,跟手跪下磕了一个头,又请了一个安,说:“叩谢大人为职道事情操心?!惫樽?,接着就说:“职道没有福气伺候大人。将来还求大人栽培,职道为牛为马也情愿的?!被ぴ旱溃骸罢嬉蚕氩坏降氖虑?。但是制台的电报说虽如此说,折子还没有出去。昨日胡巡捕回来,讲老哥有位令亲在幕府里,为甚么不托他想法子去挽回挽回?”黄道台道:“虽是职道的亲戚在里头,怕的是制军面前不大好说话。总求大人替职道想个法子,疏通疏通。职道也不敢望别的好处,但求保全声名,即就感戴大人的恩典已经不浅?!彼底?,又离座请了一个安?;ぴ旱溃骸拔医裉炀痛蚋龅绫ㄈ?。但是令亲那里,你也应该复他一电,把底子搜一搜清,到底是怎么一件事?!被频捞ǖ溃骸安挥梦实??!币幻嫠?,一面把嘴凑在护院耳朵跟前,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说了一遍,方才高声言道:“少不得总求大人的栽培?!被ぴ禾怂?,皱了一回眉头说:“老哥当初这件事,实在你自己大意了些,没有安排得好,所以出了这个岔子?!被频捞ù鹩α艘簧笆恰??;ぴ河肿攀悼砦克妇?,叫他在公馆里等信:“我这里立刻打电报去,少不得要替你想法子的?!比缓蠖瞬杷涂??;频捞ù橇顺隼?,胡巡捕赶上说:“护院已经答应替大人想法子,看起来这事一定不要紧,等到一有喜信,卑职就立刻过来?!被频捞担骸胺研?!……”又谦逊了一回,然后上轿而去。
  一霎回到公馆,他老人家的气色便不像前头的呆滞了。下轿之后,也不回上房,直到大厅坐下,叫请师爷来,告诉他缘故,叫他拟电报,按照护院的话,就托王仲荃替他查明据实电复。师爷说:“这个电报字太多,若是送到电报局里去,单单加一的译费就得好几角,不如我们费点事,翻好了送去?!被频捞ǖ阃烦啤笆恰?。师爷便取过那本“华洋历本”来,查着“电报新编”一门,一个一个的码子写了出来,打发二爷送去?;频捞ǚ讲呕氐缴戏?,脱去衣服,同太太谈论护院的恩典。太太也着实感激,说:“等到我们有了好处,怎么补报补报他方好?!钡毕掳睬尬藁?。
  且说戴升看见老爷打电报,等到老爷进去,他便进来问过师爷,方才知道底细。师爷说:“这事护院很肯帮忙,看来还有得挽回?!贝魃亲永锖叩睦湫σ簧?,说:“等着罢!我是早把铺盖卷好等着的了,想想做官的人也真是作孽,你瞧他前天升了官一个样子,今儿参掉官又是一个样子。不比我们当家人的,辞了东家,还有西家,一样吃他妈的饭,做官的可只有一个皇帝,逃不到那里去的。你说护院肯帮忙,护院就要回任的,未见得制台就听他的话。以后的事情瞧罢咧!能够不要我们卷铺盖,那是最好没有?!币煌匪底?,一头笑着出去。师爷也不同他多舌,各自归房不题。
  且说黄道台在公馆里一等等了三天,不见院上有人来送信,把他急的真如热锅上蚂蚁一般,走出走进,坐立不安。真正说也不信:官场的势利,竟比龙虎山上张真人的符还灵。从前黄道台才过班的时候,那一天不是车马盈门,还有多少人要见不得见;到了如今,竟其鬼也没有一个,便是受过他的是拔,新委支应局收支委员的钱典史,也是绝迹不到,并且连戴升门房里,亦有四五天没有他的影子了?;频捞ù耸氯床辉谝?。但是胡巡捕素来最要好、最关切的人,他今不来,可见事情不妙。到了第四天饭后,他老人家已经死心塌地,绝了念头。一等等到天黑,忽见戴升高高兴兴拿了一封信进来,说:“院上传见,这封信是文巡捕胡老爷送来的。大约南京的事情有了好消息,所以院上传见?!被频捞θ」鹂豢?,只见上面写的是:敬禀者:窃卑职顷奉抚宪面谕,刻接制宪电称,所事尚未出奏,已委郭道查办,定可转圜。嘱请宪驾即速到院。肃此谨禀。恭叩大人福安。伏乞垂鉴。卑职尔调谨禀。
  黄道台尚未看完,便说:“这件事情,仲荃太胡闹了。现在影子都没有,怎么就打那么一个电报呢?真正荒唐!”一手拿着信,一头嚷着,赶到上房告诉太太去了。大家听着,自然欢喜。他便立刻换衣服,坐轿子上院。到了官厅里,胡巡捕先来请安。此番黄道台的架子比不得那天晚上了,便站着同他讲话,不让他坐。胡巡捕也不敢坐?;频捞ǖ溃骸疤煜履抢镉姓庋奶迫?!想我们舍亲凭空来这们一个电报!现在委了郭观察查办,那事就好说了?!彼底?,胡巡捕进去回过出来请见?;频捞ù朔?,却换了礼节,仍旧照着他们司、道的规矩,见面只打一恭,不像那天晚上,叠二连三的请安了?;ぴ焊嫠咚骸澳翘煳嵝秩ズ?,兄弟就打了一个电报给江宁藩台,因为他也是兄弟的相好,托他替吾兄想个法子。刚才接到他的回电,老兄请看?!币幻嫠?,一面把电报拿了出来给黄道台看。只见上面写的是:“江电谨悉?;频朗抡垡焉删?。遵谕代达,帅怒稍霁,饬郭道确查核办。本司某虞电?!被频捞赐?,便重新谢过护院,说了些感激的话,辞了出来。
  回到公馆,也不晓得甚么人给的信,所有局里的、营务上的那些委员,一个个都在公馆里等着请安?;频捞ɑ崃思父?,其余一概道乏,大家回去。只有钱典史一直落了门房,同戴升商量,托他替回,就说:“这两日知道大人心上不舒服,不敢惊动,所以太太生日,送的戏也没有唱。现在是没有事的了??銮椅矣质鞘芄耘嗟娜?,比别人不同,应该领个头,邀集两下里的同事、同寅,前来补祝。老哥,你看就是明天如何?烦你就替我先上去回一声?!贝魃溃骸靶值鼙鹂推?!前两天我们这里真冷清,望你来谈谈,你也不来。这一会子又来闹这个了?!鼻涫钒蚜骋缓斓溃骸拔也皇遣焕?,怕的是碰在他老人家不高兴头上,怪不好意思的。现在这样,也是我们的一点孝心,是不好少的?!贝魃溃骸拔抑懒?。你别着忙,少不得说定日子就给你信的?!痹辞涫纷源幽且惶焱魃接镏?,第二天便奉到支应局的札子,派他做了收支委员。一切谢委到差,都是照例公事,不必细赘。凡是做书,叙一桩事情,有明点,有暗点,有补点。此番钱典史得差,乃是暗点兼补点法,看官不可不知。
  闲话休题。且说是日钱典史去后,戴升一想这话不错,立刻就到上房,不说钱典史的主意,竟其算他自己的意思,说道:“前天太太生日,家人们本来要替太太祝寿的,偏偏来了这们一个电报,闹了这几天。家人连饭也几天没有吃,夜间也睡不着觉,心里想,好容易跟得一个主人,总要望主人轰轰烈烈的,升官发财方好??銮依弦偕?,统江西第一,算来决计不会出岔子的。前几天家人同伙当中,还有几个一天到晚垂头丧气,想着要求某老爷、某老爷外头荐事情,公馆里的事情都不肯做。这些没有良心的东西,真把家人家恨的了不得!”黄道台道:“这些没良心的王八蛋,还好用吗?是那一个?立刻赶掉他!”戴升道:“名字也不用说了。常言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些没有良心的东西,将来总没有好日子,等着瞧罢?!钡毕绿舶镒湃敖庖环?,黄道台方始无言,然后讲到看日子补祝寿,局里头是钱太爷领头,还要照上回说的一样办?;频捞ㄓυ柿?。就看定日子,后天为始。戴升出来,就去通知了钱典史。仍旧是众家人头一天暖寿,局里第二天,营务处第三天,捱排下去。打条子给县里,请他知会学里老师去封戏班子的箱。不上半天,仍旧上回那个掌班的押着戏箱来到公馆。先见门政大爷戴大爷,请过安。那掌班的说:“我的大太爷!上回唱过不结了吗!害的咱东也找人,西也找人,为的是大人差事,赚钱事小,总要占个面子。那里知道半天里一个雷,说不唱了。我大太爷!那真啃死小人了!足足赔了一百二十四吊,就是剩了条裤子没有进当!幸亏好,今儿还是咱的差使,赏咱们个面子,咱恨不得竭力报效。大太爷你想,咱班子里一个老生,一个花脸,一个小生,一个衫子,都是刮刮叫,超等第一名的角色:老生叫赛菊仙,花脸叫赛秀山,小生叫赛素云,衫子叫赛云?!贝魃溃骸霸趺慈恰??只怕赛不过罢!”掌班的发急道:“这原是江西有名的‘四赛’,谁不知道。等到开了台,大太爷听过,就知道咱不是说的瞎话?!贝魃溃骸俺暮?,没有话说;唱的不好,送到县里,赏你三百板子一面枷?!闭瓢嗟牡溃骸俺牟缓?,也有你大太爷包涵,唱的好了,更不用说,只你大太爷一句话,多不敢想,把大人库里的元宝赏咱两个,补补上回的数,那就是大太爷栽培小人了?!贝魃溃骸八幸釉谒掷?,我想赏你,他不肯,亦是没在法想?!闭瓢嗟牡溃骸按筇惚鹇魑?,谁不知道支应局的戴大太爷,大人跟前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只要你老吩咐就是了,不要说一个元宝,就是上千上万的,也尽着你拿?!贝魃溃骸澳堑购昧?。我有这些银子,也不在这里当门口了?!闭底呕?,可巧上头来叫戴升,就此把话打断。
  有话便长,无话便短。转瞬间,便到了暖寿的那一天。班子里规矩,两点钟就要开锣,黄道台因为此事,上院请了三天假,在公馆里吃过午饭,就同看太太出来坐在大厅上听戏?;褂幸烫?、小姐,一个个都打扮着像花蝴蝶似的,一同陪着瞧戏。
  黄道台还有一个少爷,今年只得十三岁,是姨太太养的。因为太太没有儿子,却拿他爱如珍宝,把这位少爷脾气惯的比谁还要利害。他说要天上日头,就得有人拿梯子才好;不然,他那牛性一发,十个老爷也强他不过。这天唱戏,他一早就钻在戏房里,戴着胡子,尽着在那里使枪耍棒。班子里人为的是少爷,也不敢多讲。后来倒是一个唱小丑的看不过,说了一句:“我的少爷,我们在这里唱戏,你老倒在这里做清客串了?!鄙僖瞬欢?。跟少爷的二爷听了这话,就朝着那个唱小丑的眉毛一竖,说他糟蹋少爷,一定要上去回。唱小丑的不服,两个人就对打起来。掌班的看不过,过来把那个唱小丑的吆喝下来,又过来替二爷赔不是,劝他同少爷厅上去瞧戏,戏房里人多口杂,得罪了少爷可不是玩的。那二爷方才同了少爷出来。少爷始终,偷了人家一挂胡子,藏在袖子里。掌班的查着了,也不敢问。
  少停天黑,台上停锣预备上寿。老爷、太太一齐进去,扎扮出来。老爷穿的是朝珠补褂,太太穿的是红裙披风。双双站立厅前,同受众人行礼。起先是自己家里的人,接着方是戴升领着合府秀人。那戴升头戴红樱大帽,身穿元青外套。其余的也有着马褂的,也有只穿一件长袍的,一齐朝上磕头,老爷站在上面,也还了一个辑。太太也福了一福。众家人叩头起来,便是众位师爷行礼。太太回避,单是黄道台出来让了一回。大家散去。接着合省官员,从知府以下的,都来上手本?;频捞ǚ愿酪桓诺布?。独有钱典史,也不管厅上有人没人,身穿彩画蟒袍,头戴五品奖札,走到居中,跪下磕了三个头,起来请过安,又要找太太当面叩见、叩祝。太太见他进来的时候,早已走开了?;频捞ㄓ滞推换?,让他在这里看戏。他说:“卑职不比别人,应得在这里伺候的?!敝钍峦5?,方才坐席开锣,重跳加官,捱排点戏,直闹到十二点半钟方始停当。
  却说这一天送礼的人倒也不少,无非这酒、烛、糕桃、幛屏之类居多,全是戴升一个人专管此事。某人送的某物,开发力钱多少,一一登帐记清。戴升还问人家要门包,也有两吊的,也有一吊的,真正是细大不捐,积少成多,合算起来也着实不少?;褂行┖虿估弦?,知道黄道台同护院要好,说得动话,便借此为由,也有送一百两的,也有送五十两的,也有送衣料、金器的。那门包更不用说了。凡送现银子及衣料、金器的,因为太太吩咐过,一概立时交进;其余晚上停锣之后交帐,太太要亲自点过,方才安寝。
  转瞬之间,已过三天,黄道台上院销假。又过了几天,几来拜寿的同寅地方,一处处都要去谢步。暗中又托人到郭道台那里打点,送了一万银子。郭道台就替他洗刷清楚,说了些“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话头,禀复了制台。那制台也因得了护院的信,替他求情,面子难却,遂把这事放下不题。且说黄道台仍旧当他的差使。因为护院相信他,甚么牙厘局①的老总、保甲局②的老总、洋务局的老总,统通都委了他,真正是锦上添花,通省再找不出第二个。无奈实缺巡抚已经请训南下,不日就要到任。别人还好,独有那位藩台大人,是盐法道署的,他这人生平顶爱的是钱。自从署任以来,怕人说他的闲话,还不敢公然出卖差缺。今因听得新抚台不久就要接任,他指日也要回任,这藩台是不能久的。他便利令智昏,叫他的幕友、官亲,四下里替他招揽买卖:其中以一千元起码,只能委个中等差使,顶好的缺,总得头二万银子。谁有银子谁做,却是公平交易,丝毫没有偏枯。有的没有现钱,就是出张到任后的期票,这位大人也收。但是碰着一个现惠的,这出期票的也要退后了。
 ?、傺览寰郑赫乒芾褰鹚笆?。
 ?、诒<拙郑赫乒鼙<字伟?。
  闲话休题。且说这位藩台大人,自从改定章程,划一不二,却是“臣门如市”,生涯十分茂盛。内中便有一个知县看中一个缺,一心想要,便走了藩台兄弟的门路,情愿报效八千银子。藩台应允,立时三面成交。正要挂出牌去,忽然院上传见,赶忙打轿上院?;ぴ航蛹?,原来不为别事,为的是胡巡捕当了半年的差,很献殷勤,现在护院不久就要交卸,意思想给他一个美缺,无非是调剂他的意思。不料护院指名所要的那个缺,就是这位藩台大人八千两头出卖的那个缺?;ぴ夯耙殉隹?,藩台心下好不踌躇。心想:“缺是多得很。若是别一个还好,偏偏这个昨天才许了人家,而且是现银交易。初意以为详院挂牌,其权仍旧在我,不料护院也看中是这个缺,叫我怎么回头人家呢?!弊钜幌耄骸昂崾痪镁鸵厝蔚?,司、道平行,他也与我一样。他要照应人,何不等他回任之后,他爱拿那个缺给谁,也不管我事,何必这时候来抢我的衣食饭碗呢。然而又不便直言回复。不如另外给他个缺,敷衍过去?!敝饕獯蚨?,便回护院道:“大人所说的这个缺,一来离省较远,二来缺分听说也徒有虚名,毫无实在。胡令当差勤奋,又是大人的吩咐,等司里回去,再对付一个好点的缺调剂他。今天晚上就来禀复。至于大人所说的这个缺,现在有应署人员,司里回去也就挂牌出去?!被ぴ旱溃骸巴ㄊ〉娜?,依我看,这个也上等的了,难道还不算好?”藩台道:“缺纵然好,也要看民情如何。那地方民情不好,事情不大好办。等司里对付一个民情好点的地方,也不负大人栽培他这一番盛意?!?br>  原来这藩台卖缺,护院已有风闻,大约这个缺已经成交的了。心上原想定要同他争一争;既而一想,我又不久就要回任的,何苦做此冤家。他既说得如此要好,且看他拿甚么好地方来给我。遂即点头应允,说了声“某翁费心”,藩台方始辞别回去。一霎时回到本衙,吃过了饭,正在签押房里过瘾。只见他兄弟三大人走进房间,叫了一声“哥”。藩台问他:“甚么事?”三大人说:“昨天九江府出缺。今天一早,票号里一个朋友接到他那里的首县一个电报,托号里替他垫送二千银子,求委这首县代理一两个月。这个缺也有限,不过是面子上好看些的意思?!狈ǖ溃骸熬沤裁挥刑げ?,怎么就会死?”三大人道:“现在只晓得是出缺,论不定是病死,是丁忧①,电报上没有写明?!狈ǖ溃骸笆紫卮碇?,原是常有的事。但是一个知府只值两吊银子,未免太便宜了。老三,生意不好做的这们滥!”三大人说:“我的哥呀!现在不是时候了!新抚台一接印,护院回了任,我们也跟着回任,还不趁捞得一个是一个?”藩台道:“一个知府总不止这个数。要是知府止卖二千,那些州、县岂不更差了一级呢?”三大人道:“缺分有高低,要看货讨价,这代理不过两三个月的事情?!狈ǖ溃骸按砭筒灰遗坡??”三大人道:“牌是自然要挂的?!狈ǖ溃骸耙艺庹排?,至少叫他拿五千现银子。代理虽不过两三个月,现在离着收灌①的时候也不远了,这一接印,一分到任规、一分漕规,再做一个寿,论不定新任过了年出京,再收一分年礼,至少要弄万把银子。现在叫他拿出一半,并不为过??銮艺馔虬岩佣际敲孀由系那?。若是手长些,弄上一底一面,谁能管他呢?!?br> ?、俣∮牵汗僭备改杆篮?,须守丧三年,才能复职。
  三大人见他哥这们一说,心上自己转念头,说:“哥的话并不错?!北愣运绲溃骸凹热蝗绱?,等我去找票号里那个朋友,叫他今天就打个电报去回他,说五千银子一个不能少。是不是,叫他当天电复。有个缺在这里,还怕鱼儿不上钩??銮沂±锏暮虿怪嗟煤芰??!狈ǖ溃骸笆茄?。你就立刻去找那个朋友,好歹叫他给一个回信。他不要,还有别人呢?!痹凑馕皇鸱ㄐ盏氖呛?,他有个绰号,叫做荷包。这位三大人也有一个绰号,叫做三荷包?;褂腥怂?,他这个荷包是个无底的,有多少,装多少,是不会漏掉的。
  且说这三荷包辞了他哥出来,也不及坐轿,便叫小跟班的打了灯笼,一直走到司前一爿汇票号里,找到档手的倪二先生,就是拿电报来同他商量的那个朋友。这倪二先生,有名的烂好人,大家都叫他泥菩萨。他这人专门替人家拉皮条,溜钩子。有藩台在盐道任上,三荷包帐房,一直同他来往。及至署了藩台,卖买更好,进出的多,他来的更比前殷勤。通藩司衙①收漕:征收钱粮。漕,就是水运,由水运的粮食为漕运。门,上上下下,以及把门的三小子,没一个不认得泥菩萨;就是衙门里的狗,见了他面善,要咬也就不咬了。三荷包进了他的店,一叠连声的喊“泥菩萨”。泥菩萨听见,便知是早上那件事情的回音来了,赶忙出来接了进去。见面之后,泥菩萨便问:“那事怎么样了?”三荷包道:“你这人,人人都叫你‘菩萨’,我看你比强盗还利害。我们自家人,你好意思给我当上?”
  倪二先生发急道:“这从那儿说起!我是甚么东西,敢给三大人当上?”三荷包道:“说句顽话,也值急得这们样?”倪二先生道:“我的三大人!你可知道,我是泥做的,禁不起吓,一吓就要吓化了的?!彼底?,两个人又哈哈的笑了。笑过之后,三荷包便一五一十的,把他哥的话告诉了倪二先生。倪二先生道:“我说句不知轻重的话,不怕你三大人招怪,现在新抚台指日到任,今兄大人不日就要回任的,现在乐得捞一个是一个。前途出到二千,据我看,也是个分上了。如今叫他多,也多不到那里,反怕事情要弄僵。我劝三大人,还是回去劝劝令兄大人,便宜他这一遭。有我做中人,将来少不得要找补的?!比砂溃骸拔倚莩⒉皇钦庋?。无奈我们大先生一定要扳个价,叫我怎么样呢?!蹦叨壬溃骸笆乱训酱?,不添不成功。这里头有二八扣,现在我情愿白效劳,就把这四百两也报效了令兄大人。这总说得过了?!比砂溃骸八挠辛?,你的不要了,我呢……就是你,也没有白效劳的?!蹦叨壬溃骸岸е?,我早替三大人想好了,还用吩咐吗?!?br>  三荷包把身子凑前一步,低声问道:“多少呢?”倪二先生道:“加二?!比砂溃骸澳嗥腥?,你是知道我的用度大的,这一点点怎么够呢!我们大先生那里,二千答应下来答应不下来,尽着我去抗,横竖叫他代理这缺就是了。但是我两个,总得叫他好看些?!蹦叨壬溃骸拔伊硗馓峥?,单尽你三大人罢。多要了开不出口,如果些微润色点,我旁边人就替他硬做主,还可以使得。我的意思,二成之外,再加一百,一共五百两。倘若别人,我们须得三一三十一的分派,现在是你三大人,我们兄弟分上,你尽着使罢?!比砂溃骸罢飧霾凰闶?,看你的分上,以后要多照顾些才是?!蹦叨壬溃骸罢飧鲎匀?。承你三大人看得起我,做了这两年的朋友,难道我的心,三大人你还不晓得吗?”三荷包道:“你赶今晚就复他一个电报,叫他预备接印。大先生跟前有我哩?!蹦叨壬短煜驳氐拇鹩α?,又奉承了几句话,三荷包方才回去。此事他哥能否应允,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文章:
官场现形记介绍:

《官场现形记》是南亭亭长即李伯元著的晚清谴责小说。小说最早在陈所发行的《世界繁华报》上连载,共五编60回,是我国近代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它由30多个相对独立的官场故事联缀起来,涉及清政府中上自皇帝、下至佐杂小吏等,开创了近代小说批判现实的风气。鲁迅将《官场现形记》与其他三部小说并称之为谴责小说,是清朝晚期文学代表作品之一。李伯元《官场现形记》.自1903年开始在《世界繁华报》连载后,这一“嬉笑怒骂之文”一时在上海十分受人欢迎,1906年出版单行本。与李伯元同时代的吴沃尧说:“访贾甚有以他人所撰之小说,肖君名以出版,其见重于社会可想矣?!惫蓑「赵凇叮ü俪∠中渭牵┲髡摺芬晃闹刑岬秸庋患?,“‘现形记”一书流行其广,慈涪太后索问是书,按名调查,官交有因以获咎者、致是书名大震,销路大广”。毋太后索阅.官吏获咎,是否真实,值得怀疑、但这部书当时十分走红,却是事实。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网站地图 | 北京赛车pk10软件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北京赛车pk10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 北京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 360北京pk10 | 513| 292| 563| 158| 795| 680| 434| 90| 534| 421|